天天时讯:卷不动也要挺下去!互金从业者告别2022

时间:2023-01-20 14:31:55 来源:消金界 微信号
临近岁末,总会有些莫名的情绪在流动,特别是对于即将过去的虎年,我们有太多的话要对它做一个总结,但真要开始时,却又不知从何开始。

似乎,2022年的打工人都在夹缝中撕裂和挣扎,似乎,多年后我们再次回忆起2022年,也会像往常一样在推杯换盏中一笑了之。

无论这一年过得怎样,时间终将带走这个给了我们种种困阻,又给了我们无限感动的年份,我们也即将在欢声和希望中迎接马上到来的2023年。

作为一名陪伴互金人度过近五年风雨的老兵,消金界在团队的坚持、读者朋友的支持下,看到了触底反弹的希望。


【资料图】

在这辞旧迎新之际,业内三位互金人也向我们讲述了2022年的经历,愿我们在2023年共勉,砥砺前行。

01

Phiuna

某互金平台商务资金经理

Phiuna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2022年,她脱口而出告诉消金界——“闲”。

是的,没错,就是闲。整个2022年,Phiuna对外出差的次数用一只手可以数的过来,没有超过5次。作为对比,2021年,她一个月的出差量就可以达到双位数,往往当天上午还在国内东部某城市跟一家城商行谈资金对接,到了晚上,就已飞到西北某省跟当地金融机构聊起了风险尽调。而这一切,在2022年按下了暂停键。

先是上半年本地的静默管理,Phiuna四个月的时间里都没能走出小区,洽谈引进新的资金方更是无从谈起。在此期间,基本上大家都在维护之前一些老客户,确保工作能继续运作。好不容易挨到上海解封,本以为可以出差,没想到各地纷纷发布疫情防控政策,出差计划一个接着一个泡汤。

以往一个月就能搞定一家新资方,2022年往往时间需要翻倍。Phiuna手里还有一个8月跟到现在的资方,也是刚刚走完财务尽调资料的收集,至今还没反馈。这家资方的总部在西北某省会城市,而这个城市从8月一直封控到12月,刚刚解封。外部资料进不去,内部人员出不来,合作只停留在线上会议,推进的效果也就大大打了折扣。

更让Phiuna困扰的是,因为疫情因素而不达标的业绩。原本按照年初规划,Phiuna今年是要引进至少5家资方进来的,如果完成,她也可以拿到丰厚的年终奖,现在一切都打了水漂。

而且因为疫情的因素,Phiuna所在的商务部在疫情解封后也完成了一波小范围的裁员,按照Phiuna所述,主要还没新的资方进来,公司也不能一直养着那么多人。

Phiuna清楚这个岗位,从本质上来讲还是销售,当没法对外推销时,也就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土壤。Phiuna因为是五年老员工的缘故,加上之前业绩也都靠前,幸运的留了下来。

消金界请Phiuna对于即将到来的2023年做个展望,她想了很久才发来一句话,“希望能把那些遗失的出差通通补上”。

02

Marry

某互金平台渠道获客经理

“今年花钱也不那么大手大脚了。”Marry用一句这样的开场白打开了话匣子,作为一名渠道获客经理,Marry所在的营销中心是公司的烧钱大户,在行业顶峰时,一个月轻轻松松烧掉一个亿都很常见,而现在,超过100万的投放都得事先报备,先得跟财务解释为什么投这个渠道、渠道ROI如何、目标是做到多少获客、check周期是多久。一轮下来,没有两三天钱进不到你的账户。

Marry很怀念2019年之前的日子,那个时候流量还不是太贵,也容易拉到新客,月底很轻松就能完成获客指标,而且公司的考核也不像现在什么指标都要看,只看是否完成了月初的获客规划,单位获客成本是否在红线之内,就可以轻松拿到季度奖金。

现在卷的不行,不单单只看量级与单位成本,还把渠道客户质量也纳入了考核。如用户授信额度高不高、动支率高不高、复借比例高不高等等,而这些指标的高低,也决定了Marry所负责的渠道能得到资源的多寡,一旦没有拉新的能力,那么离开的日子也就已经开始了倒数。

Marry也理解公司的难处,虽然号称有5000万的用户,但是真正给公司贡献GMV的也就区区100多万,剩余的基本上都是僵尸户。

在此背景下,如何以最小的代价,获取最多的新户,就成为了渠道获客经理身上重重的担子。

只是谈何容易?以互金公司获客流量的主要来源地抖音、朋友圈、头条等为例,在2019年之前,一个授信户在500元左右还是能够轻松搞到的,现在再看看,已经翻了一倍不止,其他的短信获客、同异业渠道获客价格也都是水涨船高。流量见顶时代,原来那套掏钱买量的打法无疑正在被市场狠狠的“教训”。

也曾尝试过精细化运营,激活存量,如玩会员、玩商城、搞MGM等等,但是效果始终不如意,再加上竞对有的还在纷纷砸钱买量,习惯了赚快钱、吃快饭的方式,如果陡然慢下来,反而会有些不适应,于是公司还是偏向了烧钱买量的老路。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粗放,给运营人员设置了种种框框和指标。

用Marry的话来讲,公司是想“既要又要”,你如果只能给其中之一,就是工作没做到位。

聊到明年展望,Marry说,她最近在鼓捣一个私域流量的玩法,目前还是小投入,但是从转化数据来看反馈还不错,希望在2023年这个新的尝试能给她带来一份惊喜。

03

Friday

某持牌消金机构经分负责人

Friday手里有一个五到六人的小团队,他们的主要工作,用互联网行话来讲,就是“赋能”业务。

在这个团队里,每个人都要单独对接一块业务,负责为业务团队完成从数据挖掘、业务流程梳理、指标体系建立、异常数据追因、测算模型迭代等等工作。Friday也毫不谦虚地自夸,“搞数据,我们无所不能”。

但是,这样的经分团队也时常面临着业务的“牢骚”,如模型参数不对、指标设置不严谨、数据反馈滞后等等,这些也都是Friday每天需要去协调的。

除此之外,他还需要给予团队一定的培训和指导,所以,忙碌的他恨不得将自己的时间掰开揉碎来用。

Friday是在十月份才刚刚来到现在这家平台的,在此之前,他在业内一家头部平台担任商分高级经理,手下也有两三个人。今年3月,上海疫情刚刚开始的时点,他从老东家离职了,离开的原因也很率性,就是觉得做不出东西了,也看不到上升的空间。因其高薪的缘故,他背上了竞业限制,半年之内不能在同行从事同样的岗位,一度他曾经想过跳出互金这个行业,但是兜兜转转半年之后,还是回到了这个行业。

用他自嘲的话来讲,回来还是向钱低了头,这很现实。新婚不足一年的他,收入是必须考虑的因素之一。这行跳出去没那么容易,习惯了拿高工资,换个行业薪水爆砍30%,要说心里没有落差,那肯定是自我欺骗。

回到熟悉的行业,Friday目前也有自己的困扰,那就是经验的可复制性还有多高?这行已经在越来越合规化,获客、风控、资金、利率等所有的因素都在往合规的道路在走,以往积累的经验还能否再复制?历史数据作参考的意义还有多大?

这些都是他现在须考虑的问题,毕竟业务需要用他的预测去做决策,如果结果跟预测的偏差较大,给企业带来的损失可想而知。

好在现在还有时间去做转变和调整。经常把一个决策可能带来的问题多想几次,多提前几步考虑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,应对方案也会随之出现。这是Friday总结的答案,所以现在他做事情之前也会多问几个为什么。

目前整个团队还没有可拿得出手的成果,但是一些体系已经在搭建。Friday希望到明年结束时,在经分团队的支持下,业务团队能够把交易规模翻倍。这样,他也就有了在业内跟朋友“吹牛”的资本。

04

小结

聊完一圈后,消金界发现,每一位打工人,都是在忙的时候希望闲下来,但是闲的时候又希望忙起来。养家糊口、房贷车贷、让我们不停地在奋斗与休整间摆动。2022年这一特殊年份里,我们在巨大的起伏中,也许更能看清楚工作与生活的真相。

2023年,撸起袖子加油干,不仅仅是卷起来的被动之举,更是将我们封印起来的能量迸发出来。赢得尊严,燃起热情。

2023年,重新升起来的希望,不仅仅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更是表达我们对家庭的责任、对事业的期许、对自由的渴望。

2023年,蓄势待发,互金人,准备好了吗?


标签: Phiuna Marry Friday

上一篇:
下一篇: